您好,欢迎来到报告大厅![登录] [注册]
您當前的位置:報告大廳首頁 >> 行業資訊 >> 其他 >> 整容市場美麗陷阱充斥 醫療美容現管理真空致醫療事故頻發

整容市場美麗陷阱充斥 醫療美容現管理真空致醫療事故頻發

2016-03-15 08:40:27報告大廳(big5.chinabgao.com) 字號:T|T
主題詞:整容
  報告大廳摘要:現代人都非常注重外在形象,整容行業也借此拓展商機,微整形正得到越來越多愛美人士的青睐。分析人士認為,到2019年中國將成為世界第三大整形美容手術市場。

  現代人都非常注重外在形象,整容行業也借此拓展商機,微整形正得到越來越多愛美人士的青睐。分析人士認為,到2019年中國將成為世界第三大整形美容手術市場。

整容市場美麗陷阱充斥 醫療美容現管理真空致醫療事故頻發

  現今社會,受韓流的猛烈衝擊,公衆追求完美的極致心理愈演愈烈,不開刀、不動骨、創傷小,相較于大刀闊斧的“改頭換面”,短時間變美變年輕的微整形正得到越來越多愛美人士的青睐。

  而在微信朋友圈內,各色“微整大師”也悄然出現,他們打著“國際機構認證”的旗號,沒有任何營業執照或許可證,就在美容院、美甲店、甚至居民樓內支一張手術台,為客人注射填充物。

  微信、微博成微整事故重災區 整容瞬間變“毀容”

  “打一針就變美”“隆鼻除皺填充法令紋”“無毒害可吸收”……如今,微信朋友圈內微整形信息多如牛毛,其聲稱經過專業培訓,甚至赴韓國進修,産品都是國外進口,價格比正規整形醫院低很多,再配以幾張整形前後的對比照,讓不少愛美者“心中長草”。

  近日,福州的林小姐經朋友介紹,結識了微信朋友圈內一位“韓國整形李醫生”,其聲稱只需2000元就可以注射隆下巴,注射地點在一家賓館內。

  “主要覺得打針是小事,價格也比正規整形醫院便宜一些,所以就心動了。”林小姐說,這位“李醫生”自稱是一家公立醫院的整形醫生,而給她注射的是一種美國進口針劑,目前國內沒有出售。

  林小姐一開始對注射效果很滿意,誰知一個多月後,她的下巴越變越長,最後竟成了“鞋拔子臉”。萬般無奈之下,她只好去公立醫院檢查。經診斷,林小姐是被注射了違禁藥品“自體細胞生長肽”,導致下巴增生,而目前國內並沒有允許將這種藥品進行整形填充。

  非法醫療機構、非專業醫師、非合格産品,據業內統計,目前微整形毀容事件中,有九成來自“三非”,而微博微信正是“三非”整形的重災區。在微博上輸入“微整形”,相關用戶達上千名,多標榜自己為微整形美容師。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教育與管理分會副會長周展超告訴記者,一些“微整專家”帶著針管四處“走穴”,甚至約好時間到賓館、住家登門服務。事實上,在一些大城市的繁華商圈,存在大量“打黑針”的美容院。更多最新美容行業市場分析信息請查閱中國報告大廳發布的《2016-2021年美容及整容植入材料行業市場競爭力調查及投資前景預測報告》。

  記者了解到,如此這般的培訓班多是大班授課,學員中醫生所占比例僅為5%至10%,其余多是非醫療美容行業的從業人員,包括美甲師、理發店小工等。培訓時先用假人練手,接著學員之間互相在臉上練習打“美容針”和“瘦臉針”。

  “整形醫生不能速成,操作者必須持有醫療執業資格證。”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吳念說,醫療美容主診醫師相當于專科醫師的水平,按照規範的培訓標准,醫學生大學畢業後,需要繼續接受3年至5年的專科醫師培訓。目前市場所謂的醫療美容培訓機構不僅沒有資質,其所頒布的證書也不被衛生行政部門承認。

  吳念介紹,2002年頒布的《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並未明確醫療美容主診醫師培訓機構的細則,只是部分地區結合當地實際制定相應規程,比如北京市衛計委在經過業內專家評議、認定後,明確一批三級甲等醫院可以作為美容主診醫師的培訓機構,培訓機構必須符合相關條件,包括師資、硬件、培訓大綱、培訓時間等。

  微整形市場充斥陷阱 監管真空亟待彌補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技術標准與質量控制部主任劉琳琳說,近年來我國醫療美容,特別是微整形行業發展迅猛,但由于缺乏統一的行業規範,相關管理辦法滯後,監管部門職責不清,醫療美容出現管理真空,再加上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薄弱,導致相關醫療事故頻頻發生。

  “微整形不開刀、微創並不意味著風險降低。”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郭樹忠說,其要求操作者熟悉神經學、解剖學等多門學科,而不少非法機構使用的玻尿酸、肉毒素並非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認證的産品,一些機構甚至為消費者注射早已明令禁止的奧美定。

  郭樹忠告訴記者,近兩年微整形事故在急速增長,僅他個人每月要收治20余起微整形失敗前來修複的患者。“在修複過程中,我們發現患者注射物的層次混亂,有深有淺,取出時很麻煩。一些注射物長期殘存在體內,甚至誤入血管,造成局部血管堵塞,輕則毀容,重則引起失明甚至死亡。”郭樹忠說。

  吳念表示,微整形本應由衛生行政部門監管,但由于許多微整形在美容院、美甲店或者酒店進行,論管轄權又歸工商部門管理。然而工商部門對醫療美容難以界定,且這些非法機構隱蔽性強、流動性高,在沒有充分證據的前提下,工商部門難以有效執法。

  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皮膚病研究所病理科主任孫建方提交提案,呼籲盡快修訂和完善《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盡快明確工商和衛生部門的監管職責,建議以衛生部門為主管部門,加強工商與衛生部門的信息互通,建立定期會議交流制度,堅決查處超範圍經營、非法行醫等行為。與此同時,提高整形美容行業的准入標准,對經營規模、設施設備、人員配備等作出明確的規定。

  消費者也需提高自我保護意識。劉琳琳提醒,消費者要選擇正規的醫療美容醫院,在微整形之前,要和醫院簽訂合同,保留憑據、病曆、手術記錄等,做完手術繳納費用時,應當向機構索取發票。如果在美容院遭遇了不正規的美容手術,也可向衛生部門舉報。

(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書面許可,請勿轉載)

數據中心

更多
报告
研究报告
分析报告
市场研究报告
市场调查报告
投资咨询
商业计划书
项目可行性报告
项目申请报告
资金申请报告
ipo咨询
ipo一体化方案
ipo细分市场研究
募投项目可行性研究
ipo财务辅导
市场调研
专项定制调研
竞争对手调研
市场进入调研
消费者调研
数据中心
产量数据
行业数据
进出口数据
宏观数据
购买帮助
订购流程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联系客服
售后保障
售后条款
实力鉴证
版权声明
投诉与举报